陕西五金水暖城现全面招商,热烈欢迎!029-86630006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快报 » 行业新闻 » 正文

感恩红色·走进赤水(12)|赤水行记之:金沙水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8-31  浏览次数:4
核心提示:     中国有条江,叫金沙江。中国有个县叫金沙县。这条江与这个县有没有关系,这是我想知道的,也是读者关心的。  写下《
   2020_0829_ca5f061cj00qfsunj0032d200u000mig00hz00dh
 
  中国有条江,叫金沙江。中国有个县叫金沙县。这条江与这个县有没有关系,这是我想知道的,也是读者关心的。
 
  写下《金沙水暖》这个题目,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因为毛泽东《七律·长征》中有这样一句诗,“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我一路顺着赤水河下来,经过鸡鸣三省,到了七星关,又到了赤水河东岸的金沙县。本篇随笔是想说一说金沙县的,会不会误导了读者呢?
 
 
  我想介绍一下金沙县,有两个理由。一个理由是红军长征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后,1935年3月10日至12日,中央政治局在遵义枫香镇的苟坝开了一个会,讨论是否发起打鼓新场战斗,教训一下王家烈的黔军。会议开得十分激烈,因为打鼓新场是黔西北第一重镇,经济较好,人烟稠密,拿下打鼓新场,对鼓舞红军士气有很大的作用。从当时掌握的打鼓新场的敌军力量与红军主力的势力对比,发起这场战斗是可行的,参会的所有人中,只有毛泽东反对,其他人均赞同。毛泽东十分着急,对主持会议的张闻天说,“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毛主席据理力争,但经过表决,会议通过了攻打打鼓新场的决定。为了阻止这次行动,深夜,毛泽东独自一人提着马灯,到了周恩来住处,要周恩来晚一点下达进攻的命令。说服周恩来后,毛主席又同周恩来一起去说服朱德。次日凌晨,截获了敌人正向打鼓新场增兵调动的电报,周恩来终于取消了这次危险的决策。会后,在毛泽东同志的建议下,取消每次行动都要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的做法,成立了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的中央新三人团,代表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从而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后来,毛泽东讲到真理有时在少数人手里时,就以苟坝会议为例,这是实事求是精神的又一次闪光。
 
  苟坝会议决定要进攻的打鼓新场,就是现在的金沙县县城。据载,打鼓新场最早是打鼓寨,是宋朝彝族罗氏鬼国脱离大宋后,为了镇守四方,于东南西北设四个寨,驻军防卫,军队训练、集合时,均以打鼓为号。至清顺治年间,在旧场之外建立新场,因此更名为打鼓新场。直至1941年7月,国民党旧政府以打鼓新场东南的“金宝屯”、东北的“沙溪坝”首字为名,更名“金沙”,暗喻披沙拣金之义。县名一直沿用至今。苟坝会议是在遵义境内召开的会议,但说的事都与打鼓新场也就是现在的金沙县城有关,这也是历史对金沙县的眷顾。红色基因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让人们体会到真理的内涵。
 
  第二个理由,是因为现在的金沙县是毕节市唯一一个非贫困县。该县拥有煤炭、金沙回沙酒、贡茶等产业,财政收入是毕节所有县市区中最好的。这次赤水河流域的行走,我们也想叩问,作为赤水河沿岸的一个非贫困县,它是如何参与赤水河流域的生态文明建设的。
 
  从云南过来,毕节日报的刘燎主任因有事耽搁,临时调整了2名女记者随行,我们的采访力量进一步增强了。在金沙县融媒体中心的精心安排下,三省四市的记者前往靠近赤水河的清池镇采访,连续作战,深入了解千年古茶树以及当地发展经济林果,实现生态文化与经济效益双赢的做法。我则另有想法,据说金沙回沙酒业是中国酱香酒的第二大产业基地,优质酱酒的酿造与产地的水质、气候、土壤、原料息息相关,而作为企业,也必然会出现污水等与生态环境相关的难题需要处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在毕节日报记者韩雷的陪同下,我们到了金沙回沙酒业进行采访,参观了金沙酒业的历史文化展厅、包装车间、技术研发中心、制酒三厂房、基酒库、藏金阁等地,深入了解金沙酒业的历史文化与生产工艺。据酒业品牌部的邓鸿雄同志介绍,金沙回沙酒业自1951年建厂以来,经过69年的发展,已实现年产值15亿元,每年为地方上缴利税就达2亿多元,他们的主要原料是金沙本地的红缨子高粱,加上金沙县位于赤水河和乌江之间,坐拥一江一河,具有良好的水质、土壤、气候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菌落微生物丰富,为优质酱香白酒的打造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所开发系列产品远销河南、山东等地,给金沙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茅台以及金沙回沙等酱酒的主要原料来自金沙,地势相对缓和的金沙县成为原材料主要基地,带动农民增收,同时,酒业还容纳2000人务工就业,就近实现劳动力转移,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而对于工业污染与污水排放,酒业都要经过污水处理后才放出,保证了环境与生态,为赤水河的保护作出了贡献。
 
 
 
  清池镇是距金沙县城最远的一个镇,即便通了高速,单程也要花去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清池镇采访的记者,辛苦备至,他们从中国贡茶之乡主产区的清池镇采访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们为了发现一条好的新闻,讲好一个好的故事,全身心地投入,用实际行动,一步一个脚印地践行着脚力、眼力、脑力、笔力。
 
  作为一个外地的新闻工作者,时间匆匆,步履匆匆。我一方面为金沙县的各族人民建设金沙取得的成绩欣喜,一方面也为采访安排的时间太短,不能窥见金沙县参与赤水河流域建设与发展经济的全貌而抱憾。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告慰自己的。1935年,红二六军团曾经在这里打过木孔阻击战,重创敌军。“龙潭三杰”之一的钱壮飞牺牲在金沙县后山镇——乌江边上梯子岩,英名永存。而毛泽东、朱德等中央红军领导也在金沙县沙土镇住了一晚上,然后从乌江边上三个渡口渡江。今天,我们三省四市的新闻同人能够在这块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和红色文化基因浓郁的土地上行走,感受打鼓新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又想起了那句“金沙水拍云崖暖”的诗句,这里虽然不是云川交界的壮美的金沙江,但金沙县有了红军精神的传承,有了赤水河的滋润,同样风生水起,金沙水暖。
 
 
[ 资讯快报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